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今日头条 / 正文

基因编辑婴儿续:专家分析贺建奎报告手稿,称其为“蓄意的谎言”

时间:2019年12月05日 | 作者 : sc53456 | 分类 : 今日头条 | 浏览: 103次 | 评论 0

2018年11月26日,南方科技大学副教授贺建奎宣布两名经CRISPR编辑基因的双胞胎女婴降生,出生后即能天然抵抗艾滋病病毒HIV。此事在全球引起轩然大波,专家及网友对此次研究的伦理问题提出质疑,此后相关部门对涉事人员进行处理。


事发一年多后的今日,关于“基因编辑婴儿”事件的最新消息被曝出——贺建奎关于该项目的手稿被媒体获得,并就此进行了分析。


获得该手稿的《麻省理工科技评论》分别与一位法律专家、一位体外授精专业医生、一位胚胎学家和一位基因编辑专家分享了这些手稿,他们的反馈均是负面的。


他们的关注点包括:贺建奎和他的研究团队提出的关键声明并没有得到数据的支持;基因编辑婴儿父母可能是在受到压力或在并不完全知情的情况下同意参加实验;基因编辑行为带来的所谓医学上的获益是可疑的。



健康界对这些分析进行了梳理,专家们认为贺建奎的“基因编辑婴儿”至少存在6点问题:


1.实验歪曲数据,没能成功复制CCR5突变,反而造成了新的突变


问题描述:该手稿称,研究小组成功地复制了一种名为CCR5的基因突变,天生携带这种变异基因的少数人群对HIV具有免疫能力。


但是论文中的数据却远远不够支持摘要中的内容。


此外,CRISPR并非完美的工具,研究人员试图编辑一个基因时,基因组的其他地方可能产生意想不到的变化。经过编辑后的基因虽然和天生携带的CCR5基因突变相似,但并不完全相同。此外,只有一个胚胎编辑了CCR5基因的两个拷贝;另一个只编辑了一个拷贝,充其量只有部分HIV抗性。


简而言之,这个研究团队实际上并没有复制已知的突变,而是创造了新的突变,而新突变不一定能对HIV产生抵抗力。


研究小组从双胞胎身上采集血液,检测被编辑的细胞是否具有HIV抗性。这在真正制造基因编辑婴儿前就该检测清楚。


另外,贺建奎在此前的实验动物胚胎中就发现实验可能存在问题。可贺建奎继续进行了后续的研究。


专家评论:


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创新基因组学研究所基因组编辑科学家Fyodor Urnov:


他们声称自己复制了流行的CCR5基因突变,但这是对实际数据的公然歪曲,这种行为无疑是“蓄意的谎言”。


这项研究表明,研究小组并没有复制CCR5基因突变,因此,“对人类胚胎进行基因编辑能帮助数百万人的说法”是十分离谱的妄想。


从技术上来讲,如果不对每个细胞进行检查,我们就不能确定一个经过编辑的胚胎是否存在脱靶情况。这是整个胚胎编辑领域的关键问题,然而作者们把它掩盖了。


他们本该通过持续反复的努力,把嵌合体的可能性降低到接近于零,但他们彻底失败了,然而研究团队依然选择了把后续试验继续推进下去。


手稿中没有任何证据支持经过编辑的CCR5基因能够保护细胞避免HIV感染。然而,在移植胚胎之前就弄清楚这一点是极为必要的。


他们却选择直接用经过基因编辑但并不明确其功能影响的胚胎制造婴儿,这些研究人员是不是操之过急了?难道他们根本不在乎吗?无论他们如何解释,这种违反基本道德准则和研究准则的行为几乎等同于犯罪。


尤金集团科学主任Rita Vassena:


研究这份文件时,我本希望看到对人类胚胎基因编辑的反思,以及经过仔细钻研得出的基因编辑方法。然而,它实际上更像是试图找到一个理由,来为不惜一切代价在人类胚胎中使用CRISPR/Cas9技术的行为辩护。


它不是严谨、仔细思考、循序渐进的人类基因组编辑方法。从目前的科学共识来说,以怀孕为前提的人类胚胎CRISPR/Cas9编辑,既不合理也不必要,因此不应该继续进行。


2.论文里找不到产科医生的名字和信息,治疗这对夫妇的医生可能并不了解真实情况


问题描述:手稿一开始就列出了包含10位作者的名单,对于一个如此重大的研究来说,这份名单上的作者显然只是一小部分人,治疗病人的生殖科医生和接生婴儿的产科医生的名字被遗漏了。


包括《华尔街日报》在内的各种新闻媒体都指控贺建奎团队通过调换血液样本欺骗医生,而且并非所有医生都知道自己参与了什么。


专家评论:


Shady Grove Fertility中心的生殖内分泌学家Jeanne O'Brien:


这对参与辅助生殖操作的医生来说是一个警钟:科学和技术将继续进步,绝望的不孕夫妇可能无法确知其安全性。对于在移植胚胎前进行生殖细胞编辑,操作的医生又是否知情?如果不知情,他们如何能保障不孕夫妇和未来孩子的安全性?


3.基因编辑婴儿的父母可能是因为其他原因才参与项目


问题描述:这项技术已经通过“清洗精子”的措施去除艾滋病病毒。基因编辑并不是为了防止他们从父亲那里感染艾滋病病毒,而是为了让孩子在以后的生活中对HIV免疫。


因此,这个实验并没有给父母或孩子提供明确的、直接的医疗益处。那么,为什么这对夫妇会同意呢?其中一个原因可能是他们为了在辅助生殖方面获得帮助。


专家评论:


Rita Vassena:


人们可以想象,这种手术对夫妇自身和子女的健康没有任何改善,反而具有潜在风险,他们显然会承受不必要的情绪压力。


艾滋病毒感染不会像遗传病一样世代相传。目前的辅助生殖技术可以确保艾滋病毒抗体阳性的男性和女性安全生育,避免横向(在伴侣之间)和纵向(在父母和胚胎/胎儿之间)传播,因此这种情况下胚胎编辑是没有必要的。


4.临床试验注册登记时间在婴儿出生后,歪曲孩子出生时间


问题描述:这项研究已经在中国临床试验注册中心登记。试验的注册登记时间是在2018年11月8日,在基因编辑婴儿出生后、他们对外宣布基因编辑婴儿出生前不久。


一些媒体报道,这对双胞胎出生在10月,而并非11月。贺建奎团队伪造出生日期,这可能是为了保护病人和双胞胎的隐私。在中国这么大的国家,每个月可能会有一万多对双胞胎出生。伪造日期可能是为了使他们的重新鉴定更加困难。


专家评论:


斯坦福大学法学教授HankGreely:


这不是一个正常的临床试验登记行为。据报道,贺建奎曾让其他男性冒充接受辅助生殖服务的当事人,以便通过必需的HIV检测。尽管这篇手稿并没有这么说,但这很可能是真的。如果消息属实,这就意味着贺建奎欺骗了中国的监管程序。


5.用基因编辑控制艾滋病疫情完全没必要


问题描述:手稿显示,研究小组认为对婴儿进行基因编辑可以拯救数百万人免受艾滋病毒感染。截至2018年9月底,中国艾滋病全人群感染率万分之九,参照国际标准,与其他国家相比,我国艾滋病疫情处于低流行水平。


专家则指出,就算CRISPR能够创造出抵抗HIV的人,在HIV猖獗的地方比如非洲南部,这种方法也不太实用。


专家评论:


Rita Vassena:


这项工作几乎没有为人类胚胎的基因编辑和胚胎移植提供任何理由。作者所谓的,对胚胎进行编辑并孕育也许有一天能够“控制HIV流行”的想法是荒谬的。公共卫生倡议、教育和广泛使用的抗病毒药物已被证明可以控制艾滋病的流行。


6.美国诺贝尔奖得主Mello有可能参与项目或涉及商业利益


在2018年11月22日贺建奎发给马萨诸塞州大学医学院生物学家CraigMello(Mello当时也是贺建奎其中一家公司的顾问)的一封电子邮件中,他感谢Mello在一项问题上的建议,并附上了上图中同一段论文内容。


在手稿的一份致谢名单中,贺建奎还感谢W.R.“Twink”Allen,一位英国的马繁殖专家,以及Allen曾经的学生JinZhang(或称JohnZhang)。Zhang现在是纽约新希望生育中心的负责人,去年年底,Zhang计划与贺一起开办一家提供基因编辑婴儿的医疗旅游公司。



  订购微信:cx53456 
  


  建议本站分享的产品是食品,不能代替药物。有一定的调理作用,但不保证每个人食用后有同样的效果。分享的案例均转自互联网,如您有大病,建议您去看医生!我们理念是当下就要养生!
  提示为了您的健康,请克制不良生活习惯,如戒烟、限酒、熬夜等。不吃各种油炸食品、方便面、肯德基、麦当劳、烧烤肉类。多吃新鲜蔬菜、水果,适当增加粗粮。另可配健康产品,详情咨询客服!

分享的案例均转自互联网,如您有大病,建议您去看医生!我们理念是平时要注重保健!


今天不养生,明天养医生! 养生从当下开始!不论你是30岁,还是60岁...90岁


推荐您阅读更多有关于“基因CCR5,”的文章

猜你喜欢

额 本文暂时没人评论 来添加一个吧

发表评论

必填

选填

选填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